腾讯的恶趣味

2018年6月23日12:50:07 发表评论 9 views

曾经快手上的“第一网红天团”光膀子纹身的天安社成员

如果你想证明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并且城乡差异巨大的国家,可以在一二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中,分别找一个人,看看他们手机上各自装的APP,你就会有收获了——即使是在信息如此扁平,并且一个消息几乎能在几个小时内就被近十亿人知晓并议论的当下,他们仿佛生活在两个不同的平行世界里。

比如对资讯的了解,大城市里的人习惯于从一些新闻客户端获取,而三四线城市的人热衷于看一个叫做“趣头条”的软件,比如短视频,城市里的人看着各种城里的生活,而在农村,用来消磨时间的是快手。

定位的不同,用户人群的不同,以及各自运营思路的不同,让中国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网络世界。

1、

事实上,类似趣头条和快手在国内的三四线城市、包括“五环以外”人群中的扩散,已经吸引了很多巨头们的关注。

最新的投资情况是,在上个月腾讯宣布领投趣头条的B轮融资,2016年6月才上线的趣头条,估值超过了16亿美元。而随后没多久,腾讯又领投了趣头条Pre-IPO轮的融资,显示了马化腾对趣头条的重视和看好。

在上一轮领投并马上在后一轮继续跟投的现象同样发生在快手身上,主角依然是腾讯。今年年初,消息称快手融资10亿美元,投后估值在180亿美元,而十个月前,腾讯刚刚完成了对快手的3.5亿美金领投,而此次继续加码跟进。

对于外界来说,近两年来,腾讯的对外投资,很多人只是关注到像摩拜、美团之类的互联网明星公司,而对于像趣头条、快手之类的所谓“下沉市场”里的巨头,腾讯的频繁出手并没有被太多人注意。

在整顿之前,打开快手,看到最多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也就是说,那些靠简单、粗暴的模式获取令人恐怖的草根流量公司,在腾讯的眼里,依然是个宝——low并不可怕,有流量就行。

2、

从《三体》里走出来的“降维打击”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互联网人奉为圭臬,似乎只要祭出这一打法,市场就将唾手可得。

现在降维打击最新的阵地是三四线、甚至是四五线的互联网用户。

曾经快手以充斥低俗信息著称

无论是快手、还是趣头条,设计者和背后的运营团队,无一不是城市高档写字楼里的精英,他们拿着上百万的年薪,熟练掌握“五环以内”的生存法则。

而现在,他们只需要将这一套规则平移到另一个市场,大多数的时候,这个方法让他们屡试不爽——作为全球竞争最为激烈,发展最为成熟的移动互联网市场,这个国家诞生的巨无霸互联网企业,无一不是从千军万马的激烈竞争中杀将出来的。

回到三四线城市,这就像是踢惯了世界杯的球队突然跑到业余联赛,一套套的“拉新”、“裂变”、“迭代”等等办法,让还处在移动互联网初级水平的三四线城市用户,成了一茬又一茬待收割的韭菜。

这样的一个过程,本身并不存在“道德”上的风险,毕竟如果你提供的是服务最终的目标是帮助“下沉市场”中的用户,享受到优质的产品,无疑是一件好事。

但很多时候,这些产品往往揪住的是“下沉市场”中用户人性当中的弱点,设计相关的机制,来实现产品的野蛮发展。

在趣头条上,通过对用户人性的底层设计,牢牢抓住了很多三四线的用户

比如快手呈现出来的“一个行为荒诞怪异的乡村群体,这些人生吃异物、炸裆,甚至直播吃翔,总之各种花式自虐”,核心还是流量思维在作祟。

当你在抱怨趣头条、快手的“low”时,腾讯的投资经理恰恰对此在“赞不绝口”。

3、

为什么腾讯会喜欢被贴上了“low”标签的趣头条和快手,并时刻准备着赚“low”钱——对于这一点,腾讯内部一定并不这样认为。

“一千个人眼里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腾讯的这一“恶趣味”,每个人的理解也一定不相同。但事实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由于腾讯的基因决定的。

阿里的商人文化不同,腾讯从一开始就有着浓厚的工程师思维,从马化腾开始,腾讯更多的是像理工科的大学,大家都信仰用理性的、量化的思维模式去思考问题、解决问题。在宏观战略布局上,工程师的落脚点是产品,只有产品才能够吸引到用户,只有具有极致体验的产品才是俘获用户芳心的秘密武器。

对于一家互联网企业来说,强烈的工程师思维对于业务和产品的发展,显然是非常有帮助的。但这种“只求KPI,不问过程”的行事方式,最后往往容易演变成“只对结果”负责,而少了一些人文的关怀思维。

这一点在腾讯做大的过程中,经常暴露,比如腾讯常常被诟病的“抄袭”行为——事实上,腾讯当年的第一款产品OICQ,也是抄袭自ICQ。即使到了现在,腾讯也鲜有大规模,多个层次中,反思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指责腾讯抄袭”这一问题。因为在利益结果导向面前,收割到了用户,赚到了钱,似乎比什么都重要。在后来的各种传记作品中,腾讯这种基因被自称为「微创新」。

太过于对结果KPI的推崇,另一方面也是作为上市公司的腾讯,在面对资本市场时的无奈。

那些西装革履,出入华尔街的投资分析师们,在面对腾讯时,往往第一反应就是业绩。现在腾讯还顶着中国互联网第一高价股的压力,任何一项在市场中的风吹草动,都往往会引起股价的连锁反应——马化腾比谁都明白,只有不断增长的业绩,才能满足资本贪婪的胃口。

除了腾讯自身基因和资本绑架的因素之外,腾讯对野蛮、快速、甚至争议不断的赚钱方式始终难以放弃的原因还包括作为中国乃至世界互联网的巨无霸企业,人们已经放弃了对它的批评。

就如腾讯的赚钱机器“王者荣耀”,在不断被家长投诉“导致儿童沉溺”的背景之下,依然我行我素,反而暗示是家长没有做好对自己孩子的管理工作——直到权威官媒连篇累牍报道这一情况后,马化腾才有所表示。

客观来说,未成年儿童游戏的沉溺问题并不仅仅只有中国才有,但作为一家推崇技术的互联网巨头公司,为什么会留下很多连孩子都能轻松绕开的防沉溺系统,不由地让人多了几分别的想法。

4、

作为股市上的“宠儿”,腾讯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好消息。H股股价连续下跌,已较今年年初高点累计下跌19%。虽然目前腾讯仍旧是亚洲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但一些悲观的分析师也指出,若一只股票较近期高点跌幅达到20%,则通常被认为进入熊市区域。

在3月份,腾讯公布了令人失望的季度业绩,并暗示今年利润率可能收窄。腾讯最大股东之一、南非公司Naspers Ltd. 也在上个月披露将出售价值近100亿美元的腾讯股份。Naspers在腾讯上市前于2001年以3400万美元购入了初始持股,自那以来从未进行过出售。

即使是腾讯内部,也不得不承认,过度依赖游戏业务,导致也业绩容易出现波动。

去年第四季度腾讯最核心的游戏业务出现了环比下滑。腾讯在财报中解释说,下滑的原因为 2017 年第三季度 PC 游戏受虚拟道具销售推广活动的高基数影响,来自角色扮演游戏及射击类手机游戏的贡献减少,以及新的角色扮演游戏手机和其他新手机游戏发布排期与是影响因素。

也就是说,《王者荣耀》等主力游戏收入下滑,新游戏青黄不接,直接导致了腾讯财报释放不安的信息。马化腾也从不避讳游戏业绩下滑——今年3月7日,马化腾就在两会上表示,游戏在腾讯赢利中所占的比例在下降,目前已经低于50%,而社交、效果广告将成为腾讯未来比较大的增长点。此外,腾讯也在探索发展短视频、直播等新型社交平台。

也许,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腾讯对于虽然看上去“low”,甚至充斥着“恶趣味”的“下沉市场”收割机器情有独钟——因为腾讯需要赚点别的业务上的钱。

(完)

来源:财经无忌

肖恩SEO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